The Blog

天天天天,指鹿为马。

渐渐花落,总是看不到的唯美风景。

伴随漫漫退缩的记忆,看不到左右的车水马龙。

叮当叮当,是谁挂起的风铃在歌唱。

懵懵懂懂,走过的,终归只是美好的幻想,美好,幻想。

前几日,以诚实为题作文。

满腹的言语,到头来,却写不出只言片语,我知道,成熟,只是概念,任何的言语,都多余,多余得令人厌恶。

狠狠的躲开那么多的景物,它也无动于衷。

于是,忽然间,我江郎才尽。

满布阴霾的天色,暮色沉浮。

明日,我走过同样的路,路过同样的景色,同样的人和不同的人。

只是,又不知不觉间,忘了一些东西,多了一些东西,人不自觉,木棉花落,时光穿梭。

又是一场繁华陷阱。

窗外的,铿锵的节奏已经很熟悉了。

慢慢走过窗前,拾起之前落下的烟火,已是灰烬。

天空流下眼泪,于是,连灰烬也没了踪影。

随后接受岁月的洗礼,一点一滴的看穿。

春来,夏来,秋来,冬来。

又是轮回,慢慢磨尽年华。

然后有天,走在奈何桥上的时候,省去那一碗孟婆汤,因为那些记忆,早糜烂在脑海里。

这一场演绎得如此高明的繁华,却只是陷阱。

明知那是陷阱,总有不知天高的轻狂走过,跌落陷阱,再也爬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