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Blog

一粒沙中见世界,

一朵花中现天堂。

把无限放在手掌上,

永恒在刹那间收藏。

题记

悲秋的时候,开始仰望天空,望着天空的深蓝,开始学会思考,突然发现,自己一直生活的地方,却是自己最想逃避的,于是逃亡似的离开学校,却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

来到网吧,却碰见昔时的好友,问我:怎么现在不见你长来网吧了?

我笑笑,没有回答,然后坐在电脑前,开机,望着诺大的屏幕发呆,我想,我终于学会那种叫忧愁的东西了。

点是一根烟,打开自己的博客,开始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这样一段话:

我们总是说,自己是早晨的太阳,却不知道,自己早已被时间,移向了黄昏。

我们总是说,自己站在时光的原处,却不知道,自己早已被洪流,无声的卷走。

我们总是说,自己什么从未曾改变,却不知道,自己早已被梦想,磨去了菱角。

写完这段话的时候,才发现点在手中的烟,已经燃到手指了,我望着网吧外面,许多人在欢呼十一长假的到来,我微微笑了笑,又点上一根烟,继续在博客上写下自己内心的伤痛:外面真热闹,但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都没有,我只不过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可怜虫,这是一个疯狂的80后年代,所有人都在疯狂,只有我在沉默,鲁迅说:沉默啊沉默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

我在沉默中学会了忧伤。

当我从网吧出来时,已近12点了,我来到朋友家,敲开门,朋友看见是我,怔怔的问到:怎么了,你怎么来了?

我笑笑说:我们放假了,没法回学校了,这不投奔你来了么?

朋友笑了笑,说:我看的出,你有心事,不妨说出来听听?

我一怔,我们都是16,7岁的孩子,我不想一眼被别人看穿自己内心的伤痛,我没有说话。

朋友望着我说:算了,别多想了,如果有什么事,就和我说吧,有些事情,压在心里始终不太好,朋友不止能同甘,还能共苦,如果可以的话,我会尽自己的能力帮你的'。

我没有说话,倒在床上就开始睡觉。

当我第2天醒来时,朋友早已去上班了,我留下一张字条,又跑回了学校,这个让我忧愁,忧伤的地方,我总是在幻想自己能把忧伤踩在脚下,却总是常常被忧伤将自己踩在脚下,我沉默,看着自己的忧伤,开始了心伤。

突然想起了《狮子王》,狮子王中,辛巴的父亲说,我们死后,会变成地上的草,然后被羊吃掉。

那一刻,我释然,人,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,生死一瞬,没有人,能将自己的生死看透吧。

爱过,恨过,终有离别,笑过,泪过,终成伤痛,大起大落,人生的人生。

又想起了自己的忧伤,一场莫名,一场悲哀,一场神伤,幡然醒悟,猛然回首,青春已不在身边,忧伤永上心头,悲寂沉于心中。

逝去的日子,犹如沙滑过之间,不留下一丝痕迹,如纸一般空白。

现在的生活,却是我最想逃避的,一起逃避的,还有我的忧伤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可以统统逃避。

看见自己的忧伤,才发现自己有了希望,希望有一天,自己不再忧伤,希望有一天,自己会生活的如同一首诗一样:

一粒沙中见世界,

一朵花中现天堂。

把无限放在手掌上,